蚕丛●鱼凫

死宅

天缘

ooc!ooc!ooc!
不说了,七夕贺文!
咱走着!

自江宗主和泽芜君确认关系以来,这事还从未走漏过消息,不然,七夕这日,莲花坞也不会……

“宗主,您真的不打算赶紧找位仙子成亲吗?”

老子不想和狗成亲谢谢,下一个。

“那什么,宗主啊,这,这魏无羡和含光君在一起了,我们也知道您心里不好受,但这魏无羡有喜欢的人了,放手才是对他最好的爱……”

原来你们一直以为,老子看上魏不要脸了?信不信我给你们一人一鞭子?嗯?
下一个。

“宗主,这,又到七夕了,您这一个人,我们也心疼您啊,而且,咱们莲花坞,也该有个主母了。”

哦,好的,我回头问问那谁愿不愿意嫁过来。下一个。

“宗主,您觉得咱们莲花坞里的女修如何?您看……”

“都给我闭嘴!你们闲得慌是不是,七夕给你们休个假就开始作妖是不是,嗯?跑圈,三十圈!每人两个时辰练剑,若是有人胆敢偷懒的话……”

众弟子一哄而散:“宗主,我们错了!!”

江澄嗤笑。

昨日蓝曦臣派人送话来说姑苏近日风暴迭起,让他在云梦等着,可午时都过了,人还未到。

正想着,有家仆来报说蓝宗主来了。江澄微微颔首,让人退下了,自己走到莲花坞门前。

“让江宗主久等了。”

“手里是什么?”

“这两坛一坛是天子笑,一坛是莲花酿。这两包是绿豆糕,想来云梦正直酷暑,拿来给江宗主来来味。”

“进来说,别杵着,别人看了还以为我待客不周。”江澄别别扭扭地把人带到荷塘边的九曲回廊。

“阿澄,今日云梦可有活动?”

“有什么活动?”江澄装傻。

“今日可是乞巧节,云梦,没有什么活动吗?”蓝曦臣笑着,可语气却有一丝委屈。

“哦,你说这个呀,有啊,绣花,你要不要去看看?”

“……”

“哈哈哈哈,”江澄掀开酒封,痛饮一大口,“骗你的,难怪魏无羡总说你们家都是小古板,这话你也信?”

“阿澄说什么我都是信的。”

江澄面上一红,就着喝酒的姿势该过去了。

“出去转转?”

“阿澄不吃了?”

“回来再吃也不迟,先出去,一会儿人多了,就不好玩儿了。”

“好,都依你。”

莲花湖————

“这是,放天灯?”

“是莲花灯。晚上许愿的。”

“阿澄要许什么愿?”

“你…自己写自己的。”

“写?”

“诺,那边,自己领。”江澄指了指桥头。

“好。”

红日渐西,残影疏长。

“一会儿就可以放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待夕阳没入湖底,星幕遍撒,人群也聚拢过来。

蓝曦臣缓缓跪在湖边,双手合十,将莲花灯缓缓放下在湖面,用火折子点燃。

“人生若只如初见。①”

“阿澄说什么?”

“我写的是,‘人生若只如初见’。”

“那在下写的是 ‘桃花羞作无情死,感激东风。’②。”

“这般,就定能成真了。”

“一定会的,因为你是我的晚吟啊。”

江澄猝不及防被笑得馨甜的蓝曦臣抱进怀里,脸颊又滚烫起来。

“别油嘴滑舌的。”

“如梦 如梦,残月落花烟重。③”蓝曦臣凑在江澄耳边呢喃。

好了,这下,连耳朵也滚烫了。

“回去吧,我累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当晚,目睹了湖边全过程的江家门生,又听见宗主房内传来了一些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。

次日某门生有人碰见了泽芜君————

“蓝宗主早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蓝宗主,您若是真心喜欢咱们宗主的话,就,就,不如嫁到莲花坞来吧。”

“说什么呢!”

“宗主,宗主我错了,我去跑圈,一百圈,这就去,这就去。”

“阿澄,这个主母,你可还满意?”

“……嗯。”世家公子第一,有何不满意的?可江澄又怎可能说出来。

END

注:
①出自:清 纳兰性德(字容若)  木兰词

②出自:清 纳兰性德(字容若)  采桑子

③出自:后唐 李存勖(字亚子)  如梦令

你好,我叫江澄

蓝曦臣有一天没见着江澄了。自家道侣躲自己躲了一天。

在云梦的一座荒山上,蓝曦臣找到了他。

“阿澄,你在做什么?”

“蓝曦臣,你还是找到我了。”

“发生什么事了?       阿,阿澄,你,哭了。”

“蓝涣,求求你,告诉我,我到底是谁?我是谁啊?!!!!!!!!”

“晚吟?晚吟!”

“蓝曦臣,我曾经以为,爹娘不喜欢我,阿姐讨厌我。魏无羡也和我走完了。后来又有很多小丫头跑过来护我,你也来了。可是现在,我好像又要孑然一生了。”

“说什么胡话呢。”

“我不该存在的,我只是个复制品。”

“别人不承认你,你就不想证明自己吗?”

“什么?”

“你好好看看,还是有人爱你的啊。那些个小丫头,还有我。”

“可我自己都不清楚我是谁。”

“你是江澄,字晚吟,人称三毒圣手,莲花坞现在的主人,云梦江氏家主,我蓝曦臣的道侣, 姑苏蓝氏的主母。这个回答,晚吟还满意。”

“蓝涣啊……你知道吗,其实我只是个复制品,是另一个人的影子。你,,,你还会说这些吗?”

“别说胡话,多大的人了。就算是又如何,我喜欢的是你,又不是别人。听着,你是江澄,哪怕全世界都背离你,我还在你身后看着你,就算这个世界都容不下你,你依旧可以回到寒室找我。”

“蓝涣啊。”江澄扯出一个笑容,伸手环住了眼前之人。

此生能遇良人如君,不负云深清雅,不枉莲花自持。


一愿世清平  二愿身强健  三愿临头老  数与君相见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白居易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江澄你听好了,你还有我们舅妈团呢,团长蓝曦臣还等着你回家呢,阿凌还在金麟台等你指点呢!!!!你要好好的,出了事的话,我打断你的腿!!

​关于今天的事

没想到第一次在老福特上发东西是为了这种无聊的原因。

首先,我喜欢晚吟的心始终如一。

第二,个人心情和看法,希望不要上升全体西皮粉或唯粉。

谢谢。



mxtx我们没必要多搭理,角色是她陛下塑造的,平面人物,为了衬托主角做的所谓的“坏事”,我认为,合乎情理。但是,开除粉籍,呵呵哒。


我爱的人是个有骨气的人,他在被人“背叛”的情况下重振家业。守着“叛徒”的东西十三年。但他从来不后悔。至于最后流着泪跪下,同样是呵呵。我其实对主角也有好感,但是凭什么他自己的错,我爱的人来承担,还让我喜欢的人想他道歉???

抱歉不约。


关于抄袭

我本来以为mxtx会支持自己笔下的人物。可是没有。没有粉过mxtx,但是依旧感谢她创造了我喜欢的人。可现在被告知,我喜欢的人似乎和mxtx没啥关系,没事啊,连你自己煞费苦心弄出来的角色都不想搭理,别人肆意攻击一下也没什么对吧。对不起,我们澄粉会在护城河边,护着我们所爱直至最后。

我的人,是你们这些连看都不想看的人能欺负的吗?嗯?

我也可以相信这是mdzs太火,收益过高的必然结果,但是mxtx的做法,我视为不负责。

说实在话,看到大家极力维护的样子,我挺高兴的。这件事,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。一些wx的毒唯高兴坏了吧。

就播出动漫来看,腾讯官方还好,我澄还不算太坏。我会看下去。

但是就mxtx个人而言,依旧路人,希望她稍微重视一下自己笔下的角色,哪怕是反派,哪怕人气比主角高。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没了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实话实说,mxtx的澄清,几乎无力。不知道这事儿如何收场。

我倒要看看,我放在手心护着的人,会是怎么样的结局。